屬於《海角七號》的感動 野玫瑰  (周學普譯  搭配威納之作曲) 男孩看見野玫瑰  荒地上的野玫瑰 清早盛開真鮮美  急忙跑去近前看 愈看愈覺歡喜 玫瑰玫瑰 紅玫瑰 荒地上的玫瑰 男孩說我要採你  荒地上的野玫瑰 玫瑰說我要刺你  使你常會想起我 不敢輕舉妄為 玫瑰玫瑰 紅玫瑰 荒地上的玫瑰 男孩終於來折它  荒地上的野玫瑰 玫瑰刺他也不管  玫瑰叫著也不理 只好由他折取 玫瑰玫瑰 紅玫瑰 荒地上的玫瑰 屬於《海角七號》的感動 最後茂伯將紅色的鈴鼓丟出似乎呼應了開場阿嘉砸毀了吉他 " 我操他媽的台北 " 大家最後用自己最拿手的樂器 在地的音樂 在地的感情 繼續 唱下去  感動下去 跟隨著導演的鏡頭看故事 細膩的 鏡頭的銜接很靈活 有時畫面先出現了 聲音才進來 讓人追著故事看的感覺 最成功的是 攝影的質感  燈光的優美 在在讓海角的內涵提升 從導演的眼中領略到南島國之美 美在它的純樸 美在它的真 美在它原本就有的海風 沙灘 夕陽 在地人 海角七號給人的映象深刻 航行在大海中的大船 好像屹立在海峽上的台灣島 小型辦公室在教堂唱詩歌 卻唱不完 阿----------門--------- 阿嘉坐的河堤 很藍很藍 馬拉桑的馬拉桑 對著醉倒在馬路上的友子 微笑的  月亮 拉扯著棉被的阿嘉(很ㄍㄧㄥ) 讓步的友子(率性) 拿著大聲公唱歌的阿嘉(真正享受音樂) 友子自己掛上勇者之珠(蜘蛛) 這些畫面其實都勝過導演刻意營造的彩虹 令我覺得惋惜的是片尾的野玫瑰 這首歌曲大家都能琅琅上口 音樂的旋律能破除語言的隔閡引起共鳴 若能從頭到尾都用國語唱  更能彰顯在台灣的特色 http://cape7.pixnet.net/blog/category/1325950 日光夜景 Day for Night Aug 10 Sun 2008 00:12 攝影日誌:上集-時間與光線的反差  by 台北電影節最佳攝影 秦鼎昌  『魏導和秦師傅(工作人員對攝影師秦鼎昌的慣稱)認識12年了,這是第一次合作劇情長片,之前小魏的所有作品,都是由秦師傅擔任攝影,兩人的默契可以說是《海角七號》最大的幸運。在拍攝現場幾乎用不著太多語言溝通的兩位,共同創造出一部寫滿不可能的電影,現在,沉默少言的秦師傅非常誠懇地用心寫下了 辦公室出租他的攝影心得,我們分上下兩篇刊登在部落格上,與大家分享。 記得第一次聽到導演講述《海角七號》的故事梗概,距今已有三年(2005)的時間了,當時還只是個構想,尚未寫成劇本。導演跟我談到了1945年的台灣光復、日籍人士的遣返、七封寄不出的情書、難以名狀的愛情、再加上一群人對夢想的追求與實現,透過時空的交疊,全部都發生在台灣最南端的恆春鎮裡。 的確,這個故事乍聽之下是一部相當動人的音樂愛情喜劇,但還有另外一些更深層的元素正牽動著我的思緒。我當時認為那些元素將會使電影發展為札根於本土情懷,闡揚在地文化與多元表述的勵志性情節。另外,我也認為本片除了將擁有一定的攝製格局與國際性視野之外,未來也將會在台灣電影朝向觀眾靠攏的商業取向發展中,佔有一席之地。 2006年開始,導演積極地在恆春進行選景、田野調查、劇本撰寫,並於年底申請了國片輔導金。2007年2月,我們便陸續地進行多次的勘景,希望能踏遍恆春所有的鄰近城鄉,找出更適合劇情調性的場景。恆春是個極負盛名的觀光景點,這裡充滿了陽光、沙灘、海水和豐富多元的族群與文 房地產化。熱情的在地人與異鄉客,還有來此觀光的國內外人士,在墾丁大街與各景點形成了許多鮮活且不協調的景致。尤其是那些台式樓房,看似雜亂無章的矗立在城門古蹟周圍的那種情調,讓我在影像上有了一些想法。 我想試著去嘗試看看,在電影影像的表現上是否能夠構築一種台味,而不再去追求華麗、表象、形式化或是風格濃厚的畫面,反而想藉由多元、樸實、自然、與生活結合、與在地結合的這種理念,去拍出一種清淡的、客觀的、歸真的感覺。 《海角七號》的片名是取擷自日據時代的舊址「恆春郡海角七號番地」,六十多年前離開此地的日籍教師在海上航行的這段時間,寫下了刻骨銘心的七封情書,而這些信件一直到現今才終於從日本寄來台灣,但這個地址卻已查無可考。在劇情的發展上,1945年所寫的情書,正對應著現今所衍生的故事,歷史似乎在重演,但結局卻已經可以掌控在自已手中,不再被大環境所影響;而感情也可以選擇面對,取代了選擇逃離或抑鬱而終的時代宿命。 本片在影像的呈現上劃分了兩個不同的時空,一個是1945年光復時期的日軍遣返,另一個則是當前的時空環境;但這兩個時空仍是相呼應的。在 永慶房屋我們設計這兩個不同時代的色調表現上,是必須與劇情一樣有著對應與連結,並不是以二元對立的方式來架構日本與台灣、過去與現代、北方與南方、冷冽與酷熱等的對比方式,而是能夠讓彼此感覺是分離的,但卻又能夠相互融合的色彩與影調,企圖表現出時而稠密、時而紛雜、時而疏遠,有若即若離的感覺,卻又有脫離不了現實羈絆的情懷。 另外,我們也很重視大時代的氛圍,期望能夠透過寬銀幕的格式來表現,並襯托出愛情文藝這類小品電影的大視覺,所以本片採用了超35mm(2.40:1)的規格來進行拍攝,並以數位中間後製(DI)的方式,運用數位調光,使畫面可以更精確的調校出兩個不同時代的色彩與調性,也能夠更符合我們原來所設計的影像風貌。 本片的拍攝大都是以實景為主,除了練團室和船上的畫面是在攝影棚內搭景拍攝,我們另外還搭設了三個戶外場景,分別是演唱會、檳榔街與日軍撤台的碼頭。在拍攝夜景和內景的時候,使用的是柯達Vision 500T 5218高感度底片,日外景與日光夜景等明亮的場景則使用Vision 200T 5217來進行拍攝。 實景拍攝有許多的限制,其中包括了燈光與攝影機架設的空間限制。由於 東森房屋我們拍攝的行程排得非常緊湊而密集,再加上一直遭遇到不可抗拒的環境因素,剝奪了許多寶貴的時間,所以無法花費太多的時間架設燈光。另外,我希望以一種樸實的手法來表現恆春的景色風貌,燈光就不見得一定要用。我們有時候會拍攝一些街景、臨演的表情,或是在路上行走的人群,其實感覺就好像是拍紀錄片一樣地在捕捉恆春的民俗風情。 我們拍攝室內場景的時候,導演偶爾會提到希望能夠將窗外的景物納入畫框之中,尤其是拍攝墾丁的夏都沙灘酒店,窗戶外的海景與沙灘,都儘可能地做到讓它們呈現在觀眾眼前,就像我們在現場所看到的景色一樣,所以無論如何,我們都會想盡辦法不讓美景在底片中因為曝掉而流失其影像;但室外的熾烈驕陽與室內的昏暗燈光,總是形成非常大的光影反差,再加上室內場景的攝影機運動,能用來補光的空間也就更少了。 5218高感度底片具有寬廣的曝光寬容度,它可以讓我不用太過費力地來完成這樣的計畫。我們在拍攝內景的時候,都會精心去設計許多鏡頭,並利用有限的資源來拍攝內透外的影像。在過去,日戲的拍攝都很難讓室內的鏡頭與室外的鏡頭產生連動性,但這部影片,我們企圖打破這樣的局限,讓攝影 台灣房屋機在室內與室外這種極高反差的光線環境中做自由的運動。 Aug 12 Tue 2008 00:25 攝影日誌:下集-日光夜景 Day for Night  by 台北電影節最佳攝影秦鼎昌                                在夜景的拍攝上,我們都是以全開光圈進行拍攝。我過去使用 Carl Zeiss High Speed 鏡頭時,也常使用1.3的全開光圈拍攝夜景。這次我們使用的 Cook S4 鏡頭,全開光圈為2,所拍出來的色彩與光影表現都非常漂亮。恆春的十月已颳起了落山風,我們在夜景所架設的燈具常常被落山風給吹倒,就算綁上了繩索,燈頭還是會隨風搖曳。我們打燈通常不是把燈開亮就可以的,還必需在燈前加上燈光濾紙或旗板來製造光影效果,但在恆春卻無法這樣做;燈光濾紙會因為風吹所發出的噪音讓錄音組完全無法進行同步收音;黑旗板或黑紙所遮出來的光影效果,也總是被風吹的強烈搖晃而無法拍攝;我們最後也只能被迫撤掉所有燈光濾紙與旗板,讓拍攝能夠依表定時間完成,而光影的部份就只好仰賴後期的數位調光來彌補現場所不能做到的效果。雖然數位調光能夠解決許多攝製上的不足,但我認為攝影指導必須在現場就很清楚的知道哪些部份是可以靠數位調光來修飾的,而 看房子數位調光無法解決的部份,就一定要堅持在拍攝現場完成。 劇本中有部份情節是發生在海邊的夜戲,我們決定以日光夜景的方式拍攝這些鏡頭。傳統的日光夜景拍攝必須要注意日光的角度,安排在特定的時間拍攝,而且都會盡量避掉明亮的天空,造成攝影取景上的限制。由於本片進行了數位中間後製的因素,可以免去許多拍攝日光夜景的禁忌,例如我們?有時間去等待日光,一到海邊就要很快的完成拍攝,然後再趕往下個場景。我們也希望在拍攝日光夜景的時候,不要有任何取景角度的限制,而且還會使用昇降機讓攝影機做大幅度的運動,因此數位調光就一定要讓我們能夠有強而有力的後盾。 在電影開拍之前,我們就做了一些日光夜景的試拍,並與調光師進行調光研究,找出日光夜景在數位調光技術運用下的拍攝限制。另外,也可藉此機會讓調光師能夠很早就知道我們的拍攝意圖,讓彼此能夠很快的建立起技術合作上的共識;當然,其成果是有目共睹的。我們這次日光夜景的最大難題是,這些鏡頭必需與真實的室內夜戲、室外夜戲做交錯剪接,不像一般的日光夜景都是以獨立場為主,?有其它的夜戲鏡頭來比對參照。在這一系列的鏡頭中,室內外的夜戲是以人工光源為主,日光夜景則是以自然光源為主,兩種不同的?新成屋]景畫面剪接在一起,讓許多看過《海角七號》的人,都很訝異我們為何能夠將日光夜景處理成這樣的效果。          每部電影的拍攝,都會面臨不斷的考驗,《海角七號》也是如此,時風時雨、時陰時晴的天氣一直圍繞著我們劇組打轉。在拍攝演唱會場景的四天時間裡,光是躲風躲雨就耗掉了兩天,接下來的日子就是馬不停蹄地趕上之前落後的進度,真的無法去要求一定要在好的光影條件下拍攝。所幸數位調光的好處便是可以修整在拍攝時?有時間或是在特定的因素下所未完成的效果。而Vision 200T 5217在拍攝高度明亮的場景時,保留了很好的光影層次,就算我們在陰晴不定的天氣裡,也能順利的完成拍攝進度,並能保有良好的品質。棚內特效鏡頭的拍攝,我們也使用了Vision 200T 5217,當然也包括日軍在碼頭撤離的場景。這個場景其實是分成兩個部分,碼頭的部分是在台中酒廠所做的陳設,船的部分則是在棚內搭景拍攝,然後再將兩個畫面做特效合成。 《海角七號》這部電影在恆春拍攝了一個半月的時間,再加上台北的棚內作業與台中酒廠的外景,足足花了兩個多月。雖然我們是在很有限的時間與資源的狀況下完成這部電影,但我們將這有限的資源不斷地去擴大,不希望這些限制影響了這部電影的質。反正就是希望能夠拍出一部好 廬山住宿看的電影,讓國內的觀眾能夠回流到自己的國片市場,以作品的質來吸引觀眾,而不是以口號,要觀眾來支持國片。在這方面,我覺得魏導演的立基點是非常值得讚揚的,他回歸到整個說故事的本質,讓故事充足飽滿,讓觀眾笑得熱淚盈眶。觀眾感動的不只是電影的劇情,還包括了導演完成這部電影的毅力與努力,難怪有人會說「這是一部用生命拍出來的電影」。』 推薦《海角七號》的相關文章 http://blog.roodo.com/blue1989/archives/cat_583671.html 藍色電影夢 http://blogoncinema.dyndns.org/plog/post/1/581 《海角七號》觀後小記 http://blog.roodo.com/blue1989/archives/cat_583671.html 愛護你的膝關節 ! 《海角七號》:(一)2008年度最佳電影,呼之欲出 《海角七號》:(二)後台灣新浪潮,新國片準復興代表作 阿扁海外密帳可以拍幾部《賽德克巴萊》?《海角七號》教我的事…… 關於與非關於《海角七號》 海角七號的狂賣,帶來的效應與啟發 http://tw.myblog.yahoo.com/hoon-ting/article?mid=9490&prev=9514&next=9488 歌德(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的〈野玫瑰〉(Heidenroslein) .msgcontent .wsharing ul li { text-indent: 0; } 分享 Facebook Plurk YAHOO! 廬山飯店  .
創作者介紹

蜘蛛俠

rzdxlvmnn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